《少年顾炎武》

少年顾炎武   (编剧 王炳荣)

【梗概】少年顾炎武,自小就过继给嗣祖顾绍芾,一场天花病差点夺走了他的生命。嗣母王氏知书识字,对顾炎武疼爱有加,经常教读书讲道理,特别是嗣祖顾绍芾博学多闻,关心时事政治,所述归有光、于谦的故事,深刻地影响着顾炎武的思想,历经长期努力,终成一代大儒。

 

 

【序】

明朝年间。

古千墩,蓝天白云。

尚书浦,绿水蜿蜒。

几只木棚小船,穿梭来往于古老的永福桥、种福桥、吴家桥。

老妇们在河边淘米洗衣,谈笑风生。

一群鸭子在水面上嬉戏。

船娘,一身蓝布碎花,哼着呢哝的吴语小调:船儿往来水中飘,半老徐娘橹轻摇;摇啊摇,摇啊摇,胜过神仙永不老。

欸乃的橹声,船娘扭动着细微的腰肢。船后木橹溅起的水花漫过水面,铺成一条流畅的水道漾起粼粼波光,晃悠着水中的蓝天白云。

与千墩河并行,两岸明清式的楼宇,粉墙黛瓦,错落有致,倒映在小河的水面上。

 

1、日 内  顾同应宅邸 

公元一六一三年七月十五日。

顾宅,朝东落西,古香古色,厅厅相连。

清晨的阳光笔直斜照在玻璃窗上。打开窗户,院内鸟儿欢快,花香扑鼻。

哇,一个男婴响亮的啼哭, 传出顾宅,打破了宁静的千墩。

房内,传出夫人何氏欣喜的声音:老爷,老爷,是个男孩。

顾同应:我的(藩汉) 绛儿生了, 谢天谢地!

守在房门外的顾同应,开心得来来回回踱着步。 

 

2、日  内 延福寺内  

哭声传到延福寺内,洪钟声响起。

古银杏葱郁,苍劲挺拔,高入云霄。

 

3、日 外 秦峰塔 

秦峰塔,美轮美奂,戗角起翘,振翅欲展。

众生驻足翘首,聆听檐铃鸣响,如古乐漾动。

 

4、日 内 顾绍芾宅邸  

蠡源公家正厅扶手椅上,五十一岁的蠡源公和夫人嘀咕着什么,两人脸上时儿喜,时而忧。

蠡源公见不紧不慢地命家仆:你去下,把王氏叫来。

家仆行了礼道:是,老爷,我就去。

厅堂内摆设着精巧的翘头案、天然几、官帽椅等家具。六根楠木亭柱古朴大方,梁檩间的木雕云头,繁复而精细。

蠡源公见儿媳妇来了,道:王氏,你过来一下。

王氏走到蠡源公身边,续上茶:爹,您喝茶。

蠡源公,显得有些深沉道:同吉去世十多年了,顾家的香火也断了,我和你娘商量,想---

顾夫人:王氏啊,你虽然未过门,但这么多年守着顾家,对我们两老比女儿还亲,娘真的谢谢你!

王氏:娘,这是为媳应该做的。

顾夫人:你同应哥家今天添了一个男孩,我们想把他过继给我们,你看--

顾夫人看了看蠡源公;蠡源公端着茶,看着王氏。

蠡源公有点尴尬的样,王氏看到:爹,娘,女儿全听你们的。

蠡源公那张尴尬的脸一下子松开了,缓缓地捋了一把胡子。

顾夫人松一口气,也笑了起来:你真是我的好女儿。

蠡源公夫人站起身,走到王氏面前,拉着王氏的手。

 

5、日 内 顾绍芾宅邸 

公元一六一六年。

三岁的顾绛躺在床上,一会儿呕吐,一会儿惊厥,额部、面颊、腕臂上都出现了红色斑疹。

嗣母王氏,守在床边,不停地擦着落泪。

王氏:儿啊,儿啊,你叫娘亲如何是好。

 

6、暮 内 玉皇宝殿 

巍峨雄伟的玉皇宝殿,雕梁画栋。

宝殿前,两妇人得知顾绛患上天花而祈祷。

妇人甲:蠡源公这人真是可怜啊!早些年,独生子同吉不幸夭折,好不容易抱回了顾绛,却得了天花,太可怜了。看在上天的份上,保佑保佑顾家。

妇人乙:现在是天花病毒肆淫,听说得了这病是无药可救,在劫难逃,只能听天由命。

妇人乙:希望他能战胜病魔,幸免于难。求上天保佑,保佑!

妇人甲乙跪拜着,边议论边磕着头。

 

6、夜 外 顾绍芾宅邸旁  

夜,万籁俱静,月亮挂在天际,倒影在水里。

水面上,一只木棚小船快速向前行驶。船夫使劲摇着橹,船头家仆打着灯笼。

蠡源公坐立不安。

船靠了岸,蠡源公道:到了,快!

家仆打着灯笼,一步跳上岸,为郎中带着路。

蠡源公随后。顾绍芾宅门打开,脚步一快,一个踉跄摔倒。

家仆一阵慌忙道:主人!

家仆将主人扶起。

蠡源公:没事,绛儿要紧,快,快走!

 

7、夜 内 顾绍芾宅邸 

王氏看着儿子面颊上的红色斑疹,一脸痛苦,摸着顾绛滚烫的额头。

王氏跪在地上,仰起头哭泣:老天啊,我到底做了什么对不起你的事情,缠着我不放,这样的折磨我啊?你已经夺去了我的丈夫,难道还想取我儿的命吗?

见蠡源公及家仆、郎中入房,王氏站了起来。

蠡源公:绛儿怎么样?

顾绛昏睡在床上,急喘着气,郎中急忙给他把脉。

王氏:刚才一会儿呕吐,一会儿惊厥,现在是昏睡过去了。

郎中把了脉,翻了下眼皮:他得的是天花奇症。哎。

蠡源公:大夫,你一定要救救我家绛儿吧!可怜可怜她们母子吧。

郎中:请您放心,我自当尽力。

郎中迅速开出药方,给蠡源公:你们快去抓药吧。如果这副药喝下去,孩子能醒来,就无大碍了。只是---

 

8、夜 内 顾绍芾书房 

书房里,蠡源公一脸痛苦,焦急地踱着步,手里捏着一本书,没心思看一眼。

蠡源公坐上扶手椅,放下书,仰首长叹:苍天,我们顾家世代为儒,立身修德,奉养以孝,忠君爱国,守正恶邪,你一定要折磨我孙儿,你就痛痛快快地折磨老夫吧!

回声响彻黑夜天空。

蠡源公坐在扶手椅睡着了,一本书掉在地上。

一丝亮光透过窗帘,室内慢慢地亮了起来。

蠡源公慢慢地睁开眼睛,抹去眼膛里的泪迹,站起身来,走向窗户,拉开了窗帘。

 

9、日 外 顾绍芾宅邸 

户外,风和日丽,白云蓝天。

顾绛坐在门口,开心地翻看着小人书。脸上一些麻斑,左眼有点偏斜,看上去有点怪异。

嗣母王氏在吱呀吱呀地纺着纱,看了看儿子,道:儿啊,这书讲的是什么啊,给娘亲讲讲。

顾绛:嗯--

几个调皮的小孩路过顾绛家门口,指手画脚的,做着鬼脸的,嗤笑着他。

顾绛抬头见状,转身欲躲回家里。

见状,王氏道:儿啊,儿啊。麻脸没什么可怕的,怕的是没学问。

顾绛若有所思,对着几个调皮的小孩也做了几个鬼脸。

王氏笑了,又指着几个调皮的小孩,挥手示意离开:你们快快回家去。

 

10、日 内 顾绍芾书房 

公元一六一九年后。

书房里藏满了书,有各种名人的传记。

蠡源公在书房里书桌上对坐,教顾绛读书:子曰:学而时习之,不亦说乎?有朋自远方来,不亦乐乎?人不知而不愠,不亦君子乎?

顾绛一字一句跟着蠡源公念读、释义。

蠡源公:绛儿,孔子的《论语·学而》中的第一句“学而时习之,不亦说乎?”,乃千古名句,代代相传。希望你不但要背熟理解,更要身体力行啊。

顾绛应了,又一字一句认真地读了起来。

    蠡源公捋着胡子,点了点头。

 

11、夜 内 顾绍芾书房

桌上摆着文房四宝,书写的字贴。

顾绛一会儿用砚磨着黑墨,一会儿用毛笔沾了黑墨,在白纸上写字,不时地看看蠡源公,显现出不在状态的样子。

蠡源公在抄录《邸报》,看到了后便走了过去,摇了摇头道:来,爷爷先给你做个示范。

蠡源公挥毫写了“学而不思则罔,思而不学则殆”后,又指指点点,让顾绛临摹。

蠡源公在边上看,不停地点点头:学不可以也。

    深蓝色的天幕,满天繁星中,一枚宝珠镶嵌其中,璀璨夺目。

 

12、日 外 凝熏桥 

是日,阳光灿烂。

蠡源公拉着顾绛的手,从南宅家门口走上高高的凝熏桥,凝视着南面吴家桥方向。

顾绛看了看南面,又仰望着蠡源公,疑惑地问道:爷爷,您又在想什么?

蠡源公看了看顾绛:你想听爷爷讲故事吗?

顾绛开心道:想,孙儿最喜欢听爷爷讲故事了。

蠡源公:好啊。你听说过归有光先生?

顾绛:听说过一点点。爷爷,您还是给我多讲点吧。

蠡源公指吴家桥方向,肃然起敬道:你爷爷非常佩服归有光先生。他出生在一个累世不第的寒儒家庭,八岁时,他的母亲就与世长辞,年仅二十五岁,记得他在《先妣事略》中一书中记叙母亲严以教子的一段生动故事。

 

13、夜 内 周孺人房

周孺人半夜里醒来,见归有光呼呼大睡,推了推:儿啊,给我起来读一遍《孝经》给我听。

归有光坐起,伸了伸懒腰,打了一个哈欠,拿起书开始读起来:仲尼居,曾子侍。子曰:先王有至德要道,以顺天下,民用和睦,上下无怨。汝知之乎?曾子避席曰:参不敏,何足以知之?

【闪回第12场】蠡源公拉着顾绛的手,坐下说:归有光母亲周孺人,只要半夜里醒来,自己睡不着,就会让儿子读啊读,读到能把《孝经》一字不漏地背出来为止。

【OS】归有光在继续背着:生事爱敬,死事哀戚,生民之本尽矣,死生之义备矣,孝子之事亲终矣。

归有光背完了,看着母亲:妈妈,我要睡觉了。

周孺人搂着儿子,脸上流露出满意的笑容:嗯,不错,好好睡吧。

【闪回第12场】蠡源公继续道:归有光自幼明悟绝人,九岁能成文章,十岁时就写出了洋洋千余言的《乞醯论》,十一、二岁“已慨然有志古人”,十四岁应童子试,二十岁考了个第一名。

顾绛佩服道:看来归有光从小就勤奋好学,加上天资聪颖,很早就闻名乡里,是我学习典范。

 

14、夜 内 顾绍芾书房  

黄昏时分,王氏点燃了油灯。

黄融融的灯影里,顾绛在旁边静静地看书。

王氏慢慢地纺着纱,不停地转着,发出轻轻的吱呀吱呀声。

疲倦的顾绛,眼睛一开一闭,时而用手揉着,低着头,突然倒在床上。

王氏见状:儿啊,怎么啦?

王氏起身走到床边,摸了摸儿子的头:儿啊……

顾绛闭着眼:娘,我累倦得很,想躺一会儿。

王氏:那你就躺着,娘亲给你讲个故事听。

顾绛:嗯。

王氏坐在床沿,摸着儿子的手:今天,娘亲给你讲一个很有作为的忠臣的故事。他叫于谦,当过御史和巡抚,正统十四年,蒙古瓦剌部首领也先在土木堡打败了明军,还抓住明英宗朱祁镇。

顾绛睁开了眼睛:于谦这么厉害啊!

王氏:是的。于谦为了保卫京师,他大胆地选拔了一批文臣武将,身先士卒,也先的部队一次一次被他击败。他运筹谋划,指挥若定,为景泰帝解除了危难。以后七八十年北京城再也没受到敌军的侵略……

顾绛一下子从床上跳了起来:我长大了以后,也要像于谦一样以社稷为重,保家卫国!

   王氏见状,咪咪地笑了:嗯,你有这样的志气,娘亲就放心了。

 

15、日 内 顾绍芾宅邸 

公元一六二三年(顾绛十岁)。

是日,太阳从地平线上升起。

蠡源公捧着《邸报》,在屋子里来回踱步,一脸忧愁,念着:徐鸿儒联合景州于弘志、曹州张世佩等,图谋起义---贵州宣慰同知安邦彦挟其侄贵州宣慰使安位起兵反明,率土司军队包围贵阳城,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?

这时,顾绛蹦蹦跳跳来到屋子里,嗅了嗅鼻子,晃了晃小脑袋,诡异的:爷爷,爷爷,来,我问你。

蠡源公蹲了下来,顾绛凑在他的耳边:爷爷,这么香啊,是不是又有红烧肉吃?

蠡源公笑嘻嘻的指着顾绛的鼻子:我的小馋猫,什么都瞒不过你。

顾绛一下搂着蠡源公脖子:我今天要吃三块红烧肉。

想吃三块啊?蠡源公发觉年幼的顾绛根本不懂酸甜苦辣,拉着他的手,来到门口,指着庭院里的杂草,神色严肃地说:以后,你要是能吃上这东西,就算是幸运的了!

顾绛很是诧异:你说——是草?

蠡源公点点头,感慨道:这天下变得越来越不太平,过日子不容易啊!

十来岁的顾绛不明白嗣祖话语中包含的深意,两眼直直的看着充满忧虑神情的蠡源公。

蠡源公仰望苍天,深情道:孩子,人无远虑必有近忧。现在外面十分动荡,谁也不知道将来会发生什么,你可不能光想着红烧肉!

顾绛看到嗣祖充满忧虑的神情,联想到嗣祖平时点点滴滴所讲的天下大事,心里渐渐感到沉重起来,不由收住了笑容,默默地点点头。

 

16、日 外 顾绍芾宅邸

是日,顾兰服、吴其沆及徐履枕从窗口看到顾绛独自在看书。

徐履枕踮起脚,扒着窗口:舅舅,我们一起去听昆曲?

顾绛:我就不去了,你们去好了。

看到顾绛不愿意,徐履枕等人跑进家里,拉扯着顾绛的手,你一言我一语的劝着去。

顾绛噘着嘴,勉强地:那好吧。

顾绛随手带上了书。

 

17、日 外 古戏台

唱戏的地方,戏台下坐了不少戏迷,喝茶的,磕着瓜子的。

台上,开唱着昆曲《牡丹亭》中《绕池游》片段。

〔旦引贴捧书上〕素妆才罢,缓步书堂下。对净几明窗潇洒。

〔贴〕《昔氏贤文》,把人禁杀,恁时节则好教鹦哥唤茶。

〔旦〕先生万福,

〔贴〕先生少怪。

〔末〕凡为女子,鸡初鸣,咸盥、漱、栉、笄,问安于父母。日出之后,各供其事。如今女学生以读书为事,须要早起。

〔旦〕以后不敢了。

顾绛听了几句,拿着书,躲在边上看书。

戏在继续,几个小伙伴们也挤着一起看热闹。

〔贴〕知道了。今夜不睡,三更时分,请先生上书。

〔末〕昨日上的《毛诗》,可温习?

〔旦〕温习了。则待讲解。

舅舅,舅舅,快来看戏啊,读什么书啊!徐履枕一边招着手一边喊了起来。

顾绛头也不回地:我就不看了,这戏不就是讲杜丽娘追求爱情,为情而死,为情而生的。一个毛孩子家--

顾绛正准备起身回家。突然,一个叫蛋蛋的调皮鬼,从背后把他的书抢走。

顾绛站了起来:把书还我!

蛋蛋跑了几步,回过头耻笑起来:有本事来拿啊!

顾绛边追赶过去,边拼命地喊着:把书还我。

蛋蛋爬到了树上,晃着手里的书:来呀,来呀,你有本事上来拿啊,嘻嘻。

顾绛:蛋蛋,你把书还给我。

蛋蛋:我就不给你,看你怎么样!

顾绛:有本事你给我下来。

蛋蛋:我就不下来,看你怎么样,嘻嘻!

顾绛怎么爬也爬不上去,一气之下,随手捡了根竹竿打他。

蛋蛋嬉皮笑脸地躲着,一脚踩空,从树上摔了下来,倒挂在树杈上,一脸惊恐,两手抓狂,甩掉手中的书,大哭了起来。

顾绛见状,连忙捡起书,想去救他:蛋蛋,不要动,我来救你!

正在这时,只听到撕的一声,衣服破了,扑通一响,蛋蛋来了个狗吃屎。

蛋蛋鼻子流出血,随手一抹,一脸的可怕。

顾绛知道这下闯祸了,吓得一溜烟地跑回家。

 

18、夜 内 王氏卧室

当晚,王氏知道了这个情况后,在大厅严肃地问道:儿啊,白天和蛋蛋是怎么一回事?如实说来。

顾绛回忆起白天的情景。

顾绛:今天的事孩儿实在没办法,只想用竹竿吓吓他的,谁知他一不小心从树上摔了下来。

王氏听后,耐心的告诉他:儿啊,闹架是错误的,是每一个人都不应该做的事。

顾绛有点犟犟的,道:是他先抢走了我的书,又辱骂人。

王氏略带微笑道:蛋蛋先动手抢你的书,也只是和你闹着玩玩而已,你可以忍让一点,不会有什么大碍。你说对不?

顾绛:可是---

看顾绛抓了下脑勺,有点不甘不愿的,王氏继续道:如果小时候爱闹疯,不仅不是个好孩子,而且对自己的未来都有影响。一旦成了习惯,长大以后往往会造成很大错误,更不会像这次幸运。

顾绛:母亲,孩儿知道了,以后不再贪玩了,读好书,将来做一个有用的人。

 

19、日 外 街头  

第二天,顾绛准备去蛋蛋家赔礼道歉,边走边读着书。

一位父亲拉着孩子的手,驻足看着:儿啊,你看看顾绛,多爱读书的一个孩子,你啊要好好向他学习。

顾绛捧着书,看了他爷俩一眼,笑了一下。

顾绛低着头从几个中年妇女身边走过,听到她们叽咕道:蠡源公家孙儿聪明好学,将来必成大器。

一位稍年轻的,有点唉声叹气的:要是我家孩子能像他这样,该有多好啊!

顾绛看在眼里,心里乐滋滋的。

几个孩子跟随着他:顾绛,你真厉害。

顾绛打发了他们,得意地又吼又跳的。

 

20、日 内 蛋蛋家  

蛋蛋家,一帮人在打麻将,神情严肃又认真。

蛋蛋的脸上贴着纱布,却见了顾绛非常高兴:顾绛,你好久没来我家了,教我读书识字。

顾绛指着蛋蛋的脸蛋上伤口:昨天那件事,对不起你了,还痛吗?

蛋蛋嬉皮笑脸的:不痛,没大事。

顾绛拍了一下蛋蛋的头:没事就好,嘻嘻。

蛋蛋端上一碗白水,示意顾绛坐下:来,喝点水。

顾绛:你父亲怎么又---

蛋蛋:他整天好赌,只关心着那几张牌,真是让我恨死了。

顾绛:真的?嘻嘻,我和你同感。

蛋蛋:昨天为了输钱的事,我爸喝了酒,逼着娘亲去借钱,我娘亲不从,就打了她,把我都气疯了。

顾绛: 唉,一个人爱上赌博,又不能自拔,会害人害己害家庭,不单是玩物丧志,更是玩物丧家。

说完,顾绛凑在蛋蛋耳边。

蛋蛋咬了咬牙,看了看打麻将的父亲,捏着拳头:嗯!

这时,麻将打得风生水起。蛋蛋父亲一副好牌,又摸到了一张好牌,准备和牌时,开心地哼了起来:今日赢钱局,排排对子招。三元兼四喜,满贯遇全幺。花自杠头发,月从海底捞……

还没等话还说完,蛋蛋冲了过去,一个踉跄,把父亲的一把好牌全打乱了。

牌友们一惊一乍,开心了起来。

蛋蛋父亲气得咬牙切齿,一把抓住了蛋蛋,就狠狠地一个耳光,道:真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。

牌友们见状,也趁机散了。

 

21、日 内 私塾

先生:万般皆下品,唯有读书高。我们读书人就要像顾绛那样,每天要坚持读,有任务读,每天读完要抄写,做笔记,这才是真正的读书人。

同学们都看着顾绛,顾绛得意得有些飘飘然了。

课后,同学们围着顾绛你一言我一语,夸奖他。

顾绛得意忘形,把书也扔了。

 

22、日 内  王氏卧室  

一日,王氏问:儿啊,前些时候,娘亲让你背诵刘基写的《卖柑者言》,背得怎么样了?

顾绛:孩儿全背了下来。

王氏问:哦,给娘亲背一背。

顾绛:嗯。杭有卖果者,善藏柑,涉寒暑不溃。出之烨然,玉质而金色。置于市,贾十倍,人争鬻之。

王氏打断了顾绛:好好好,儿啊,你背得很熟,但这篇文章写的是什么意思,你知道吗?

顾绛:文章通过卖柑人之口,揭露了一些达官绅士像柑子外表一样具有金玉之美,其中却如败絮之劣,华而不实,欺世盗名的真相。

王氏意味深长地说:如果一个人刚刚有了一点进步就骄傲自满,满足于一知半解,这和“金玉其外,败絮其中”又有什么区别呢?

顾绛看了看母亲,惭愧地低下了头。

 

23、日 内 顾绍芾藏书阁

公元一六二四年(顾绛十一岁)。

蠡源公:孙儿,你跟爷爷来。

顾绛跟着蠡源公到书房。

顾绛:爷爷,您有这么多的书啊,怎么现在才带我来啊,太好了!

蠡源公晃了晃脑袋,弯着身子,笑着道:呵呵,你爷爷就一个爱好,藏书。

蠡源公从书架上拿出一本《资治通鉴》给顾绛:孙儿,你也不小了,爷爷给你这本书,好好看看。

顾绛接过书一看是一本厚厚的《资治通鉴》,转眼看着蠡源公,疑惑道:爷爷,您让我读《兵家孙子》、《吴子》以及《左传》、《国语》、《史记》,我喜欢,可是现在不少人都在读朱熹的《通鉴纲目》,你为何不让我读呢?

蠡源公:爷爷让你读司马光先生的《资治通鉴》,自有我的道理。

顾绛:哦,那爷爷您就说个所以然。

蠡源公让顾绛坐下,耐心地解释道:现在有的人图省事,只浏览一下《纲目》之类的书便以为万事皆了了,你怎么看?

顾绛略思道:梨益齿而损脾,枣益脾而损齿。这岂不是自作聪明,囫囵吞枣。

蠡源公:嗯,这样读书确实省心省力又省事,但不能学到知识,不可取。

顾绛:爷爷,您说的对,不可取,这是我们读书人的大忌。

蠡源公:好,那爷爷有生之年就陪着孙儿读完这本书。

顾绛:爷爷,我一定不会半途而废的。

 

24、日 内 顾绍芾书房

书房内,蠡源公边阅读《邸报》,边用小楷认真地抄录。

书桌上叠了一份份小册子。

顾绛见后,忍不住走到蠡源公面前,指着一份份小册子问道:爷爷,您每天抄录《邸报》,为什么呢?

蠡源公抬起头来,指着一份份小册子回答:这些是你爷爷每天阅见到《邸报》重要的章节,也是我的传家宝啊。

顾绛:抄录报纸,不自己著书立说,还是传家宝,何以见得?

蠡源公沉思片刻,回答道:我觉得,著书还不如抄书。

顾绛:此话怎讲?

蠡源公得意的样子,道:抄书的时候,可以不断吸取前人的学术成果,当知识积累到足够多的时候,自然而然就可形成自己的看法和见解。

顾绛反驳道:抄书不但很辛苦,还浪费笔墨纸砚,不如把我把学到的知识和一得之见直接写成书便可。

蠡源公瞪了一眼,继续耐心道:以前班固改《史记》,真实性必然不如《史记》强,宋祁改《旧唐书》,质量肯定不像《旧唐书》好;朱熹改《资治通鉴》,他的水平也一定不及《资治通鉴》高。

顾绛:纵观历史,确有其事。爷爷,您怎么一说,我明白了,看来窜改古人的著作,标榜成自己的作品,是最要不得的。

蠡源公站立起来,捋了下胡子:对,真正的读书人,就要每天规定自己必须读完的卷数,还要限定自己把每天读完的书抄写一遍,只有坚持不懈认真读书、抄书才行啊……

 

25、夜 内 顾绍芾宅邸

蠡源公来回踱着步,看着书。

顾绛高兴地:爷爷,爷爷,我终于抄写完了。

蠡源公走到顾绛身边,看了看,严肃道:真正的读书人,不但是抄完它,关键是抄完了也完全懂了它,做好笔记,写好体会,读更多的书,懂更多的道理。

顾绛:孙儿明白,要读懂天下大事,懂得胸怀天下。

【画外音】顾绛听了嗣祖蠡源公的话,懂得了一个真正的读书人,不但要坚持读,还要每天读完必须数,之后的几个月,顾绛就很快地读完了《尚书》、《诗经》、《春秋》等书。

 

26、日 内 顾绍芾宅邸 

正厅内,蠡源公坐在扶椅上。

蠡源公:顾绛这次秀才榜上有名,还得到知府寇慎的勉励,这是顾家的荣光啊。

顾绛:爷爷,这点算不了什么。

蠡源公:嗯,世界上的学问很多,但有些东西未必自用、我们应该讲究实学,那些和国计民生有关的天文、地理、兵农水土,以及一代兴革之故,才是读书人应该关心的啊!

顾绛一眼不眨聆听着。

 

27、日 外 顾宅亭子

顾园,树木葱茏,曲水环绕、小桥曲径、亭台错落。

亭子里,顾绛与归庄、顾兰服,吴其沆、徐履枕一起坐着,喝着茶,不时地相互作揖回礼。

顾绛脸色深沉:如今不管是做官的,还是做学问的,都喜欢凑在一起,不是讲老子庄子如何如何,就是讲孔子孟子如何如何,说得天花乱坠。实际上呢,他们是一不学有用的文韬武略,二不去弄懂历史的兴衰存亡,三不去考察当今的现实。

归庄长长地叹了一口气:这不就是空谈,空谈是要亡国啊! 

顾兰服:实干才能兴邦。就像叔父您常讲的,读书也罢,做学问也罢,总该让它有用处。

顾绛:对,一个人只要心里怀着做圣贤的理想,并努力去实践,就能成为对天下有意义的人了。

归庄深深地:就像顾绛说的,一个学者直正的使命,是研究对治理国家、造福万民真正有用的政治制度,比如经济政策、军事技术、工程管理等等。

顾绛显得有些激动:易姓改号,改朝换代,即亡国,明朝就是亡于李自成,只关乎肉食者的利益;而满清入主,剃头改制,率兽食人,是亡天下,这事高于亡国,比亡国更危险,即使卑贱的匹夫也要奋起反抗。

归庄等人感动地站立起来拍着手:好,说的好,说的好!顾绛握紧拳道:保天下者,匹夫之贱,与有责焉耳矣。

众人掌声再次响起,顾绛笑了。

众人异口同声:保天下者,匹夫之贱,与有责焉耳矣。

这声音经久不息,从顾宅传出,穿过人山人海,越过高山大海,传到炎武小学、亭林中学、亭林公园、亭林纪念馆、顾炎武雕塑。

炎武小学、亭林中学,以责为本;一代少年学子朝气蓬勃,责以致诚、责以致行。

亭林公园,百里平畴,一峰独秀,绿水青山,秀色相映。

昂首挺立的顾炎武先生双目炯炯,衣襟飘逸;名言“天下兴亡,匹夫有责”八个大字金光闪闪。

纪念馆里,顾炎武著的《日知录》、《天下郡国利病书》、《肇域志》等巨著,以及他的生平事迹,获得了毛泽东、章炳鳞、梁启超、叶圣陶等人的高度评价。

【画外音】四百多年来,顾炎武先生提出“天下兴亡,匹夫有责”的警世名言,不知鼓舞了多少有识之士、热血青年,为挽救民族于危亡,拍案而起,冲锋陷阵!

【定格】天下兴亡,四夫有责—顾炎武

【完】


主办单位:法制日报社、江苏省法治宣传教育领导小组办公室、
江苏省司法厅、上海大学上海电影学院

承办单位:昆山市人民政府